• 阅文集团新合约争议巨大,未来的付费阅读何去何从?

    发布时间:2020-05-05 12:11:28
    编辑:
    来源:界面新闻
    字体:

    程武

    《阅文集团CEO程武总裁侯晓楠联名发布公开信:稳固深化付费阅读粉丝生态》分析阅文商业模式可能出现的隐患中,曾提到一点,阅文作为网文的平台方,不享有作品的完整版权,不论腾讯还是阅文需要在网文这个IP上进行深度的开发,都需要同作者再单独签订一项授权协议。而这个隐患,也是腾讯进驻阅文后进行多IP联动布局的障碍之一。显然阅文也看到这一隐患,在近期同网文作者签订的新合同里,消灭了它。

    没错,如今阅文发给作者的新合同里,阅文要求作者需要“无条件将所有版权交给阅文,甲方运营版权无需乙方同意,且不予分配利益”。从开始写作的源头,作者就不享有作品的版权,阅文将无法控制版权的“?;?rdquo;扼杀在摇篮里。

    除此之外,新合同里还有许多限制条款,诸如“作品免费发布会视作对作品的推广手段,不是侵权”,“签约时乙方需向甲方提供大纲、预期字数和完本时间”,“甲方有权运营乙方的各种社交账号”,“阅文拥有完本一年后发布作品的优先权”。随着阅文高层退休、腾讯高层进驻的风波,阅文这纸新合同,也在社交网络上引起了巨大的争议。不少内容创作者认为,“这与卖身契无异”。

    阅文与作者签署的合同,并非建立在著作权法上,也不是劳动合同,而是建立在《合同法》上,在理论上,合同中的条约可以根据双方的谈判进行更改。不过,并没有多少作者拥有与阅文这样的顶级平台之间进行谈判的可能。对绝大多数作者来说,这是一份只能选择签与不签的合同。

    阅文相关话题登上微博热门话题,引发众多讨论

    但在阅文看来,这并不是新领导上任后带来的问题。5月2日,在阅文集团旗下作家服务互动平台“作家助手”公众号上,阅文团队发布说明,表示这纸合同最早出现在2019年的9月,并非如网络传言般发布自2020年4月28日。他们也表示,作为全新团队,他们“收到了很多针对这份旧合同的批评和意见。我们非常重视并已经着手重新审视,将会与作家们进行广泛的沟通,对于不合理的条款,我们会做出相应的修改”。

    在说明中,他们也再度强调,“我们坚定的认为,必须要巩固和保持付费模式,并对创新模式进行探索”。同时,他们也承认微信阅读的活动是“渠道工作的管理失误”,该活动已经下架并不会影响作家的权益。

    5月3日,阅文集团通过官方公众号发布《关于阅文作家系列恳谈会和调研的安排》,表示将于五一劳动节结束后第一天,也就是5月6举办系列作家恳谈会,新上任的阅文集团CEO程武、总裁侯晓楠、总编辑杨晨等人及作家代表们都将出席?;嵋樘致壑魈?,“将就商业模式、作家生态以及作家合约等大家关切的问题展开讨论”。

    阅文集团发布的恳谈会和调研安排

    程武个人也对这件事进行了评价。据他所说,原本他打算利用三个月的时间充分融入团队,但“免费阅读”和“作家协议条款强行冠以新管理团队”两个“谣言”,让他和团队不得不选择立刻与阅文的作家们商讨对策。他表示,自己与团队将直面旧合同的问题,也会“联动阅文与包括腾讯影业动漫等内容生态以及众多产品流量矩阵在内的腾讯资源,创造更好的未来。

    ”免费阅读这个点,是跟随吴文辉及高管团队退休、程武侯晓楠进驻阅文的爆料同时出现的,也是传言中导致吴文辉团队与腾讯之间的矛盾不可弥合、不得不离开的问题。

    对网文作者来说,免费阅读是一项“断其根本”策略。目前的网文中,最主流作者获得收入的方式,就是通过付费阅读的分成。目前阅文拥有810万作者(阅文2019年财报显示),读者付费后平台与作者五五分成。对一位作者来说,不需要拥有太多的付费读者群,就能获得正向的收入激励。不论是听从兴趣进行的写作,还是在工作之余写作赚取额外收入,还是将写作当做唯一职业赚钱养家,都能获得与付出相对应的回报。平台起到的,更多是一种公平的作用——提供每位作家平等的舞台,让不论“新人”还是“大神”,都能获得与作品相称的回报。付费阅读,几乎是目前网络文学这一领域,通过十多年的探索,建立起来的一套相对公平与稳定的游戏规则。

    内容行业的特殊性,就是在一切商业模式面前,只有内容本身过硬的实力,才有可能持续获得消费者的喜爱。尤其是网文这样的需要读者长期持续付费、粘性很大的行业,一部作品能不能获得读者的认可,完全依赖于作者的内容本身。整个行业都建立在作者的价值上。在腾讯团队进驻后,也充分认识到付费阅读对作者的重要性,每一次的对外声明中,都会将“坚持付费阅读”、“尊重作者利益”放在十分重要的位置。

    但在阅文提供的全新的合同当中,能明显看到不少有利于平台、对作者不利的条款。改编版权、付费阅读收入,乃至作品本身收费还是免费,都无法受到作者本人的控制。一些作者提到,在自己收到的合同中,明确把作者和阅文的关系定义为“聘请”,但同时又不存在雇佣关系,不用为作者支付普通员工的“五险一金”等福利。

    如果双方所说都属实,阅文的新合同也不是从腾讯的新管理层空降后制定的,那可以说这样的一轮由阅文吴文辉及高层制定的改革,几乎把网文付费这一商业模式,判上了“死缓”这条绝路。

    阅文旗下众多品牌,其中飞读就是试水免费阅读的品牌之一,不过据阅文介绍,飞读的小说大多都是不会进行在线付费连载的类型,与付费阅读并不冲突。

    付费人数的逐年下降,是阅文作为网文行业的龙头企业必须去面对的一个问题。从阅文上市后披露的财报能看到,从2017年到2019年,阅文的付费阅读读者数量,从2017年的1110万,降低至2019年的980万。在线阅读的收入,从2017年的34.21亿到2019年的37.1亿,几乎没有增长多少。公司的主要收入增长,都来源于版权运营收入,从2017年的3.66亿暴增到2019年的44.23亿。虽然版权运营收入中,有很大一部分收入是因为阅文收购新丽传媒后合并报表带来的,但不可否认影视改编授权加后续的IP开发,是支撑这家上市公司获得收益持续增长的最重要的方式。

    在此前的说明中,程武就提到将不少作品放在微信读书进行免费阅读,是“渠道工作的管理失误”。在一些特定的活动中,通过免费阅读对一些作品进行推广宣传,对企业来说也是无可厚非,这也是社交媒体上对阅文合同产生争议时,一些作者所持的观点。但在另一些作者看来,这样的免费阅读推广,也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自己连载中的付费订阅量。在自媒体“做书”的一篇关于阅文合同的文章中,就提到一位写手原本每天能通过阅文主站获得50多收益,QQ阅读等其他平台获得200到300的收益,当微信读书、QQ阅读都免费后,他的收益变成每天只有50多。

    对腾讯和阅文来说,作者与作者之间必然有着完全不同的价值。810万签约作者中,只有极少数的头部作者和作品,或者特色十足的作品,才具有后续进行IP开发的可能与机会。对腾讯和阅文来说,这是能够立刻看得见的价值。尤其是如今又有《庆余年》这样的成功案例,证明IP改编影视剧只要制作精良,依然有着庞大的受众市场,IP热并不会完全消退,只会变得更加理智。

    剩下的绝大多数作者的价值则都隐藏在水面以下,其中或许还会出现类似《庆余年》这样的优秀作品,也可能作者对写网文并没有太多雄心壮志,只希望能凭借每个月的创作维持一定的付费订阅粉丝数,获得分成维持生活。

    对能够有机会进行IP开发的头部作者来说,文章是否能够免费阅读似乎没有那么重要。如果能用免费阅读换取众多读书APP的推荐位,或者帮助改编的影视剧、游戏进行推广。再加上本来头部作者就能在版权上有更强的谈判筹码,最终通过谈判后得到的好处,或许远比坚持必须付费阅读大得多。

    可能是作者相对“佛系”、小说风格小众、品质欠缺等各种不同原因,阅文中还有非常多的作品没有被购买改编权,甚至不具备当下的IP开发价值。对这些作者来说,付费阅读这个体系本身,就是他们几乎所有收入的来源。不管是免费推广,还是其他的营销手段,对作品本身的助力也不会太大,但中间带来的损失,反倒是实打实的。尤其是将写作当做爱好、副业的大量作者,没有办法奢求他们人人都可能找到律师跟阅文进行谈判。

    阅文腾讯与作者之间的矛盾,绝不仅仅体现在如今众多作者对新合同的反对上。程武侯晓楠带领的腾讯团队进入阅文将于遭遇的管理问题,不是与作者代表进行恳谈会就能简单解决的。

    对阅文来说,能直接进行IP改编的头部内容一定要进行很好的开发,这是公司及腾讯获取收益、保持增长的重要来源。他们也需要一个良好的付费阅读体系,维持好隐藏在水面下的众多作品的多样化生态,才能令更多的优秀作品从这里面脱颖而出,让阅文平台持续拥有新鲜内容。如何针对作者的不同需求,制定相应的合同进行合作,甚至在合作中如何更多地考虑到作者这一相对弱势群体的利益,切忌店大欺客和一刀切政策,是腾讯团队进入阅文后急需解决的问题。

       原标题:阅文集团新合约争议巨大,未来的付费阅读何去何从?

    >更多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www.marinesjobsite.com 项城网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友链交换 - 网站统计
    Copyright© 2014-2017 项城网(www.marinesjobsi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025786号-39 未经过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联系我们:508 063 [email protected]
     
     
    真人_真人娱乐_真人游戏_真人娱乐场